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我是至尊 > 第一卷 风起云扬 第二百零五章 决战时刻
    傅报国的声音浑厚壮烈,响彻在战场上空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来犯我玉唐的目的又是什么?简而言之一句话,你们是侵略者,是为了侵占我玉唐大好河山而来!我们这些守边将士是被动守卫,我们才是不得不战!也只有我们才有资格用到不得不战这四个字,你们这帮侵略者,凭什么说不得不战,所谓公道自在人心,黑白岂有分说,你们的不得不战,根本就是无稽之谈,又或者是个天大的笑话,还是赶紧藏起来,别漏出来惹人笑了!!”

    傅报国字字铿锵,声音更如雷霆怒震,慷慨陈词:“你说,战死沙场,那是军人本分;这一点,究其根本,确实无可厚非,但是……你们战死沙场,为的是什么呢,是为了荣华富贵,可我们战死沙场,却只是为了保家卫国,抗衡侵略者!”

    “说以说,军人本分这四个字,你们还是不配提及!所谓的最大荣耀,跟你们,不沾边!”

    战歌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又说,你若战死,毫无怨言,我若战死,愿来生能为知己……”

    傅报国一声冷笑:“奉劝阁下一句,还是尽早收起你的一家之言,不要再异想天开了!我们纵然战死,纵然有来生,也绝不会与你这个侵略者的头目做什么知己!不管生死,不管今生来世,你们这些侵略者都是我们最大的敌人!若然真有来生,傅某只会继续参军入伍,一路战功往上,再为主帅,再与你们对决沙场,决死一战!”

    “我们玉唐军人,从来不害怕战斗;但我们也从来不愿意主动兴战!”

    傅报国大声道:“若是你们不来,我们之中的很多人都不会参军入伍!若是你们不来,我们之中的许多人更愿意留在自己家里,天天和媳妇孩子过日子,种地开荒,白头到老,团结邻里,孝敬老人,教导孩子,甘愿一生平庸,宁愿一世人就这么老死在山林之间,默默无闻,却平安喜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们来了,你们这些侵略者来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得不战,若是我们不战,我们的家园就会被损毁,我们的父亲母亲老婆孩子,会被杀害,我们所有人都会被奴役;所以,我们才站在了这里,抗争你们这些侵略者!”

    “如今,你为了提升你们的士气,居然说出这等恬不知耻的话,什么军人最高荣耀?从你嘴里说出来,只会玷污了军人的天职!所谓军人的最高荣耀,你们东玄不配提及!此时此地,唯有我们玉唐军人才配拥有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!”傅报国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玉唐十万大军一个个激动得满脸通红,只感觉奔涌的鲜血令到自己的心脏也几乎炸裂开来,忍不住同时出口大喝:“我们的!”

    整齐决绝的声音,便如晴空响雷,声震九天。

    战歌的脸色一变,瞳孔急剧收缩。

    他此际发现到一个事实,自己失败了。

    刚才才被打落下去的玉唐士气,被傅报国这番话一说,非但尽复旧观,甚至还要数倍于之前!

    反观自己这一边,居然有不少人低下头去,脸上露出源自心底的羞惭之色。

    战歌万万心中不由暗叫不妙,万万没有想到傅报国非但兵法战略高人一等,连口才也如此犀利,端的舌厉如刀,刀刀见血,自己这一把恐怕当真是弄巧反拙,作法自毙了。

    正待要出口打断傅报国的话之时,只听到傅报国又自激烈的大吼道:“你刚才一番长篇大论,一共就只有一句话是对的,你说我不愿意出来与你喝这三杯酒;哈哈,你说的不错!我就是不愿意!傅某也喝酒,但傅某只和朋友喝,兄弟喝,和同袍喝!但,我傅报国却从来不会与侵略者喝酒!”

    “你也配与我喝酒?!”

    傅报国哈哈大笑声音如同雷轰电闪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!不过是前来犯我山河,侵我家园,杀我兄弟,残我同袍的侵略者……居然还妄想要与我喝酒?凭你也配?!我呸!”

    战歌闻言之下气得浑身发抖,厉声大喝道:“傅报国!”

    傅报国却再不理他,径自长声吟道:“玉唐将士心,铁骨战国门;今日赴国难,何惜七尺身!”

    他一声断喝:“擂鼓!鸣号!出击!”

    雄壮的战鼓,随着傅报国的一声令下激烈响起,激越苍凉的号角,恍如吹开了地狱之门,无边森然之气,瞬时间弥漫开来,席卷天地!

    早已经浑身热血燃烧沸腾到了极致的玉唐将士,同时一声爆吼:“杀!”

    马蹄声,俨然滚雷一般轰然响起。

    合共八队骑兵,当先一人俱都是高举着一面大旗,一马当先,怒龙开道一般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定国此时正位于最中间的位置,骤发一声雷霆大喝:“铁骑在此,谁敢犯我山河?!”

    身后,数万铁骑亦齐声大喝应和:“铁骑在此!谁敢犯我山河!”

    数万人齐齐的一声应和,竟如朗朗青天,突然塌了一个窟窿!

    “报!既然从军入伍,便当尽忠报国!”

    “血洒边疆沙场,不负青春年少!”

    “今日以我命报国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十万大军,尽都以决死之势,山呼海啸一般冲了出去,目标直指东玄阵营,一时间气势无两,睥睨天地!

    军旗烈烈,在空中随风飘扬。

    傅报国站在玉唐军队的大后方,挺立如山,气势俨然;他的眼睛死死地注目于那已经快要冲入敌阵,渐渐模糊不清的军旗,便如同看着来生来世。

    他巍然挺立,如同渊渟岳峙,稳如大山,然而眼中却已然尽是模糊。

    对面,黑骑也已经悍然出动,便如一股黑色的浪潮,从天边突然间涌来,滚滚向前,铺天盖地,不过刹那间便已蔓延了半边战场,强势拦截。

    极端对极端,两军从普一接触,就展开了决死的火并,亦由此刻开始,拉开了玉唐东线军,最后一战的序幕!

    “好兄弟!好汉子!来生,我们定要继续一起战斗!我傅报国,还做你们的大帅!”

    傅报国两腿一夹战马,手中剑蓦然往前一指,正待怒吼一声策马而出,然而去势明明已成的身体却猛然震动了一下,陡然间一阵僵直,莫名的收住了去势。

    同时,他的眼中亦随之露出来不可置信的特异神色。

    同样有所感应的还有对面一直在大后方坐镇的寒山河,他也在此际陡然站了起来,脸色铁青,异常的难看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这一刻,空中呼啸的寒风,从合乎天时的北风,突然间改变了风向,化作了激烈的西风!

    这一刻的天象变化变得突如其来,全无征兆,更是违背常理,且强烈得令人尤其无法置信!

    骤起的狂暴西风卷地而起,夹杂着漫天尘沙,向着东方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,就是砸了过去!

    此时此刻,风卷沙尘,砸了过去!

    剧烈风声呼啸往复,在空中发出激烈的嘶鸣,不过弹指就已然化作了威势更强的飓风,渐渐不止局限于卷动沙尘,将地面上的尘土雪花冰块都卷了起来。一时间,风御诸物,如同天降暗器一般,尽都顺着风势砸向了东玄军队的身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空中风云际会,风起云涌,无数云雾便如听到了集结令一般,齐齐向着战场上空集结而来,不过刹那之间,就已经阴云密布,堆积了厚厚的一层,

    厚厚的云层之上,时不时的可见闪电闪动,显然大量雷电正在云层之上渐次酝酿。

    再过数息,轰隆隆的雷声,亦在上空震荡起来、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随着咔嚓一声响雷轰鸣之余,一道闪电径自从空中落下,不知道是否是是巧合,又或者是天意,反正正好就在东玄黑骑队列之中炸响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明天开始请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