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二次元马甲系统 > 第十二章 待你瘫倒在床,而我貌比王嬙
    话说贵州贵阳,有一大户人家,姓周,是书香门第,世代读书,在上一辈有九个兄弟,最小的功名都是秀才,其余都是进士,举人,兄弟九人其乐融融,并未分居,只是这九房兄弟,唯有第七兄弟在三十六岁的时候,才有了一个孩子,唤作周云从,因为是九代独苗,故此在家族中倍受器重。

    周云从天资聪慧,性情至淳,早年中了举人,现在已是大康三年,正是进京赶考的时候,只是世道并不太平,在蜀地有逆贼造反,周家也怕周云从出了门,被这逆贼所伤,故此也就先弃了这一年,未曾去蜀地,也未曾见仙缘,更不曾被醉道人收为弟子。

    “祸事了祸事了。”

    周云从大伯自外而来,将周家召集一起,说道:“蜀地匪军进了贵州,所到之处,要么城门大开,要么势如破竹,这些人都是要打地主,分田地,我周家有钱有势,正是目标之一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怕起义军,当然是他们这种地主阶级最为害怕,道听途说,他们不乏听到有许多地主都被抓住杀头,像他们家族这种,一家九人都在胡奴科举场中有名分,在这贵阳一代是为士绅,正是要斗争的主要目标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周家上下一片凄凄哀哀。

    “其实还有回转余地。”

    周云从二伯说道:“大哥,你道这领导革命的人是谁?是前年曾经来到我们周家借宿的林动啊。”

    林动考察局势的时候,一路前行,贵州这边也有涉及,甚至还在周家借宿一宿,当时周家并不知道林动身份,只当是平常士子,后来见林动摘下帽子,一头短发,并无辫子,当场便将周家的人吓的双腿瘫软,林动在这住宿一晚之后,第二天清晨便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两者还是有一丝情分,只要林动记着这厮情分,他们周家便不会轻易倒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!”

    周家人皆是知道这事,更是严守秘密,此时听到居然是林动,他们终是舒缓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

    内殿房梁上一声娇喝,说道:“林书记可是说过,你们周家还要好好关注呢!”

    自梁上跳下一女子,英姿飒爽,手持长剑,明光惶惶,吓的周家人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我乃分水燕子张琼之女张玉珍,现在是起义军人,专程在这敌后宣传,组织人手,以及刺杀奸贼。”

    张玉珍一声喝道:“你们周家十人皆是胡奴士绅,千年虽然留宿林书记一宿,夜间林书记起身之时,却见有贫农来此苦苦哀求一点粮食,你们却皮鞭相向,端是士绅恶霸,正是该杀!”

    说完,拔剑便向,吓的周家之人挨个跪下,对张玉珍不住哀求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周家老五跪在地上,哭声说道:“那天因为收留了林动,我心惊胆战,一夜未曾睡好,正是夜间烦恼的时候,却有赵老三来找我要粮,我心情不好,就赏他十来皮鞭,但自从打完皮鞭之后,我就浑身翻疼十多天,之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张玉珍冷哼,手中长剑便要杀他。

    打了农夫之后,自身翻疼,这自然是林动做的手脚,张玉珍来到这里开展工作的时候,林动专程将这个事给张玉珍说过,此时碰到此等劣绅,张玉珍不打算饶过。

    “姑娘且慢!”

    周云从终于开口,跪身上前,对张玉珍说道:“常言道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现在正是起义热潮,恳请姑娘能留我们一条生路,我周家愿意拼尽一切力量,散尽家财,帮助姑娘在贵阳一代站住跟脚,待到义军前来,定让贵阳城门大开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玉珍才收住长剑,依照林动吩咐她的第二条开展工作。

    原本蜀山剑侠传中,张玉珍是周云从妻子,两个人在慈云寺外结缘,只是现在两人见面,身份已经天差地别,一个是伟大的起义战士,另一个却是低劣的富豪士绅,张玉珍自然是看不上这等人物了。

    却说金身罗汉法元,自慈云寺之战脱出身来,一路御宝,直到湖南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胡奴入关不久,投身胡奴的贼人个个都混上官身,修剪了让祖先蒙羞的辫子,德行有亏,干起缺德事来一个比一个狠,法元和尚见此情景,倒是面不改色,随波而行,在长沙地界呆了两天,极有目的性的去了戴家场。

    这里是两个村子因为地气互相起了争执,两方邀约,不觉在这里将会有一场剑仙斗剑,法元来此,凭借自身法力,自然有人投诚拜师,一到吕村,变成了吕村人物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“慈云寺一战,正道中人多数被打被伤,现在起义军惑乱天下,正是我道中人出名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坐在堂上,法元说道:“我知道对面的戴家场里面,有了峨眉剑仙玄真子之徒黄玄极坐镇,我等也该呼朋唤友,在此布上一字长蛇阵!”

    戴家场一战,牵扯到了凌家,凌家曾经出过一女子,唤作凌雪鸿,嫁给了三仙二老里面的追云叟白谷逸,现在已经转劫,成为杨瑾,正在她原本师傅神尼芬陀那里修行,神尼芬陀,是长眉真人那般人物。

    凌雪鸿的哥哥唤作凌浑,本来是一个面貌英俊之人,只是在他神游出窍的时候,身体被白谷逸一把火烧了,让他无可奈何,钻进了乞丐的身体里面,平日里和白谷逸过不去,个人修行也是三仙二老一个等级,是原本戴家场里面双方战斗的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

    法元新收的弟子罗九,也是起这一场风波的主要人物,原本是一个地痞流氓,却不巧拜在了峨眉剑派佟元奇的门下,学了一身本领,在这为非作歹,见到法元之后,便拜师在法元门下。

    罗九说道:“弟子听闻,慈云寺一战,一字长蛇阵根本未曾有效果,便被农兵攻破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农兵,更有啸法!”

    法元正色说道:“啸法可谓是道家传承久远的法术,本来是有气啸,便是凭借一口真气,啸的山林震动,后来也曾有过【歌啸】,但极为粗糙,而起义军的啸法凝神正念,正心明智,节奏整齐,人心统一,那真是万邪辟易,比之东汉时期的啸神要更胜三分!要胜起义军,剑法术法皆不可行,唯有堂堂真真排兵布阵才行!”

    东汉时期有一啸神,闻听妖魔害人,更是祸及太守,不曾离身,当场呼啸,声音悠长,将这妖魔吓的变出原形,仓皇逃窜。

    “峨眉剑仙,比之那民兵要差上许多,不然也不会皆栽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法元对吕家村的人说道:“而这一次,我要布置的一字长蛇阵,应该是1字长蛇阵,不是一字排开,而是1字竖起,只要我再呼唤一些同伴,管叫峨眉中人吃尽苦头!”

    藏在暗处,听一切声响的凌浑得知这些之后,默不作声的离开吕家村,施展一些小手段,通知了戴家场的人,而戴家场里面人得知之后,不久这些消息便送到了成都林动桌前。

    “真是难为许超了。”

    林动看讯息,默叹一句。

    许超,便是到了戴家场那边的地下工作者,将戴家场的讯息皆告知林动,包括凌浑在暗中之事。

    能够在凌浑眼皮下将消息送过来,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峨眉斗剑,其实遵守的是【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】这一点,每一次名正言顺定下约定,双方比剑,峨眉这边总是能够清楚得知对方所有信息,而这一点,林动深知,故此多有培养地下工作者,渗透在各方方面面。

    “林书记!”

    一道剑光划过,齐灵云出现在林动办公间之内,将手中书信敬给林动。

    林动给予齐漱溟的书信,说的是峨眉一脉中人在这不配合治疗,不配合悔过,检讨,以及写出保证,让齐漱溟劝说,并且将福仙潭的乌凤草交出来,只是齐漱溟的回信……

    【剑仙行于九天之上,农夫耕地九天之下,本是井水同源,何故井河互犯,修仙之人,当只天命,纵是你去了神权,只待你成劫灰之后,这神权依旧在这神州大地会有点燃,你又何必做此劳心劳力之事,有此管理人间之功,不如紧闭山门,参悟因果,以待日后成仙,否则你必蹉跎一身,纵是躲过三灾九难,也终究一无所成,待你白发苍苍,瘫倒在床,而我容貌依旧,更胜王嬙,你便知成仙得道,好过青史留名……】

    看完这封信,林动只有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待你瘫倒在床,而我更胜王嬙?

    去你麻痹的更胜王嬙,林动感觉,这是他老婆被黑的最惨一次。

    王嬙,就是王昭君。

    前面的信,是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齐漱溟对林动的规劝,希望林动紧闭山门,好好修真,后面的信,则是对峨眉醉道人,笑和尚等人规劝,让他们留有用之身,好好养病,写检讨悔过。

    “乌凤草在福仙潭里面,家父已经飞剑传书给人办理,只是这件事情需要蝉弟,望林书记能够恩准,让蝉弟随我,同朱梅妹妹共上福仙潭,比将乌凤草取出。”

    齐灵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林动点头,说道:“我也要交代金蝉一些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你敢黑我老婆,我先黑你,再黑你老婆!